返回網站

【專欄】成瑋盛浪子回頭 逆風劇團扭轉非行少年人生

【專欄】成瑋盛浪子回頭 逆風劇團扭轉非行少年人生

吳佩容 / 台北市

【記者吳佩容台北報導】遠遠看到目前就讀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逆風劇團的團長成瑋盛,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無法想像他之前曾是打架、製毒的非行少年。2015年他高三時,與兩個朋友共同創立逆風劇團,一個專門給高關懷少年們休息的地方。對許多少年來說,這不只是一個轉捩點,更是一個家。

註:高關懷少年是指有中輟之虞、嚴重行為問題、成癮行為、情緒困擾、學習適應困擾、人際關係困擾、高風險家庭、保護性個案等的少年。

逆風劇團由三個曾經的高關懷少年創立,今年九月份在兩廳院演出由逆風劇團少年們的人生故事改編的《青春事記簿》,獲得許多好評。劇團團員多為高關懷青少年,核心團隊從原先的三人,至今已有十人,團員總數約有近三十人,成員的年齡廣佈13至23歲。前一批的團員亦會有人回到劇團,轉換為老師,繼續幫助更多青年。

「以前的我是奔向懸崖的少年,那時候有社工和戲劇將我接住,現在的我,有責任跟義務,接住所有奔向懸崖的少年。」成瑋盛說。他曾經放火、打架、混黑道,在看到昔日好友有的從少年犯管教所轉至安置機構,最後到了成人監獄、有的打人致死後在獄中自殺,成瑋盛告訴自己必須改變,否則人生結局不是坐牢便是死於非命。

成瑋盛說,他以前叛逆,不敢談夢想,但卻在高中時加入戲劇社,戲劇是他第一次努力跟一群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他在高二時參加了當時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發起的《風箏計畫》,到安置機構帶青少年學習表演藝術。進到安置機構後,他才發現那些高關懷少年並不是社會中的少數,「大家會覺得他們是敗類,但我反而覺得他們全部都是人才。」

透過這次計畫,他看到青少年從在台下聽講,到能夠站在台上靠戲劇帶給別人感動,從被別人貼標籤到能夠正向影響他人,因此成瑋盛認為,這樣的事不該只侷限在那次的計畫。他希望能夠成立一個劇團,讓青少年們共同在戲劇裡面找到自己的興趣,做好一場場演出。

除了演戲外,逆風劇團還安排青少年到獨居老人中心,分享自己的夢想,長輩們則述說自己年輕時的志向,或當下對未來的期望,最後他們共同將其寫成劇本。成瑋盛說,透過這個活動,逆風劇團的孩子找到方向、學會付出跟回饋,長輩們則對藝術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想放棄是因為這群孩子,但堅持下去也是因為這群孩子」逆風劇團透過不斷地投各項基金會、政府和企業的補助,以有限的資金,作最大的努力,當然過程中也並不是所有的青少年都買帳。曾經,有少年利用劇團對他的信任一次次地偷錢,或是最後選擇做出偏離社會期待的行為。但縱使經歷一次次的心碎,成瑋盛卻仍然堅持下去,只因為自己走過那條路,明白改變的不易,所以更不願意放棄所有少年。

走進逆風劇團平時上課的教室,寬敞的空間、幾張沙發、一大面鏡牆,屏幕上播的是《暗戀桃花源》,而創辦人們和少年一起坐在地上、沙發。少年們對於劇團的感受除了學習外,「就像家一樣。」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少年老虎(化名)柔和地說,「這裡的人背景都相似,彼此理解,不會互相排擠,可以自在談心。」

前面屏幕正放映著此次課堂主題《暗戀桃花源》,少年和創辦人們共同欣賞影片。 圖/吳佩容攝

另一位少年東東(化名)目前從高職休學了兩年,今年開始接觸逆風,在進劇團前,對未來並沒有明確目標,進了劇團後,逐漸發覺自己的興趣,創建了樂團,也打算明年繼續回學校就讀。和東東一樣,17歲的謝冠宇說:「以前不知道要幹麻,當時雖然對戲劇有興趣,但仍然不確定,進了劇團以後有了目標,堅定了我想要朝戲劇走的想法,未來要朝戲劇系邁進。」。

「放心啦!我一定會說你的壞話的!」受訪前,少年們大聲跟成瑋盛保證,但下一秒卻轉過頭,小聲卻神情認真地補充,「團長是個滿好的人,無話不談,有事的時候都可以放心去找他。」

「身邊還是需要一個傻子來跟我們做朋友,才會有那個傻氣做這些事。」劇團共同創辦人邱奕醇說,成瑋盛是他國中的學弟,當時同為高關懷少年的兩人,會帶著兩杯飲料在公園談心,「我們在很陰暗的身份認識 但卻聊著很正向跟光明的未來。」縱使身旁的人會質疑他們現在做的事是否有前途,但邱奕醇說,逆風劇團這個地方不是事業,也不是興趣,而是家。

現在的逆風劇團給青少年上課的地方,正是當時團長成瑋盛被社工輔導的場地。 圖/吳佩容攝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