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逆風劇團」翻轉生命高關懷少年因戲劇重生

「逆風劇團」翻轉生命高關懷少年因戲劇重生

王予辰、張瀚尹 / 台北市

曾經被社會放棄的成瑋盛、陳韋志及邱奕醇三人為幫助和他們經歷相似的「非行」少年,共同創辦逆風劇團,希望能藉由戲劇,幫助更多青少年們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及目標,並為此而努力,進而回歸正途。

逆風劇團創辦人兼團長成瑋盛。 攝影/王予辰 年少輕狂的叛逆 是劇團成立的契機

逆風劇團是三個曾經的「非行少年」於二〇一五年所成立,團隊成員是由一群曾被貼上「壞孩子」標籤的中輟、高關懷少年所組成。「在社會中被貼上標籤的『非行少年』,也能夠變成為社會、為他人付出的角色。」逆風劇團說。

被問到創立劇團的契機,今年二十二歲的共同創辦人兼團長成瑋盛提起他年少輕狂的過去。成瑋盛上了國中後開始走上「逆風」之路,混黑道、重傷害、以拳頭解決不滿,是學校師長及警察眼中的麻煩人物。

雖社工多次輔導,卻依舊無法引導成瑋盛走回正確的道路。直到他看見身邊好友從少年犯管教所轉至安置機構,最後再到成人監獄,進進出出的過程,以及聽聞自己熟識的一名販毒的學姐在法庭上輕生,才讓他大徹大悟,「如果我再荒唐下去,人生結局不是坐牢便是死於非命。」因此,成瑋盛告訴自己要改變,要找到一件值得活下去的事。

扭轉他人生的契機,是在高二那年加入復興高中戲劇社,那是他第一次在舞台上找到自己,也是他第一次與一群人共同努力、完成一件事,在演出後得到觀眾的掌聲,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被社會接納的感覺,那次的演出不僅燃燒了他對戲劇的熱情,更燃起了他創辦劇團的決心。成瑋盛過去不相信夢想,因為對他來說,夢想就是因為不可能實現才被稱之為夢想,然而自從他加入戲劇社後,他才感受到有「夢想」是什麼樣子、感受到自己正在靠近夢想,且可能實現。

在升高三的那年暑假,成瑋盛加入了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發起的「風箏計畫」,帶著安置機構的少年走訪全台各地的高關懷班、感化院,希望可以帶著少年們透過表演藝術重新找到自我以及生命的價值。

實際進到安置機構後,成瑋盛發現那些高關懷少年並不是社會中的少數,「大家會覺得他們是敗類,但我反而覺得他們全部都是有機會重生的人才。」當時他也決定,將來要成為拉起別人手的角色,立定了要在台北成立青少年劇團,帶著那些曾經和他一樣的年輕人從戲劇中蛻變與成長的目標。

在逆風劇團中 找到生命價值

立下明確目標,成瑋盛隨後找了同樣也曾走偏的國小好友陳韋志及國中學長邱奕醇共組戲團,有著相同經歷的三人,都希望能以自身的轉變影響每個曾經和他們同樣迷茫的少年,幫助他們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及價值。

於是,逆風劇團正式誕生。成立初期,為招募少年,成瑋盛時常到法院及青少年中心等各機構演講,分享自己的過去,也在演講後邀請青少年加入逆風劇團,盼以戲劇教導孩子分工、負責,並找到各自的夢想。到現在,逆風劇團成為燈塔、浮魚的基地,除了幫助孩子找到自己以外,對於每位成員,都是像家一般的存在。

共同創辦人邱奕醇表示,剛開始答應成立劇團,是因覺得成瑋盛提出的理念「拉起迷茫孩子們的手」與自己的想法很像,但在創辦劇團後,與少年們的相處也使他的性格從原先的暴躁,改變成現在想要照顧「弟弟、妹妹」的耐心,修飾了自己的脾氣。逆風劇團的理想是「遍地開花」,希望未來不再被大眾貼上「壞孩子一定無法改正」的標籤。

比演技更重要的是,少年們在劇團中習得如何分工,成瑋盛說,許多孩子一開始都不擅與人相處,甚至自私,但在一起演戲的過程中,他們學會了互相幫助與承擔責任。且不同於其他劇團,逆風劇團可讓成員們自由選擇專業,音效、燈光、演戲、舞台設計等等,讓少年們從中尋找自己的興趣,成瑋盛說:「如果他們找到夢想,心中的火被點燃,就會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努力,而感到活著是更有價值的事。」

逆風劇團也發起「 Love&Life 共生計畫」,非行少年們在經成瑋盛過去認識的藝術工作者及戲劇系的朋友們培訓後,演出以自己為主軸的生命故事,在計畫當中讓這些逆風中的孩子上台演出,追逐夢想。同時組成獨居長者關懷團隊,透過有趣的遊戲,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也帶著獨居長輩們到戶外進行藝術團體的課程。

爺爺、奶奶都笑容滿面地說:「跟年輕人在一起,感覺自己也變年輕了!」且除戲劇外,逆風劇團也提供反毒講座,透過真正曾深陷於毒品的少年,更有說服力地到學校或青少年機構裡演講。

逆風劇團秉持著不放棄就能找到生命價值的理念努力著。 圖片提供/逆風劇團 即便改過自新 依舊難以撕除「壞孩子」標籤

但劇團之路也不完全順遂,雖然改變了許多,卻無法將身上的標籤徹底撕除。成瑋盛表示,逆風劇團一開始創立時,他們寫過許多想服務的信到各老人中心,但許多機構對他們有疑慮,怕少年們會欺負老人、對老人施暴。直到有其中一間老人中心接受後,少年們出乎意料地與長輩相處得很好、對長輩說話溫柔,且每個星期都期待與他們見面,成瑋盛因此認為這些孩子們絕對能被改變。

除外,剛成立時,附近的鄰居或警察也懷疑他們可能「掛羊頭賣狗肉」,藉著劇團名義,私下依然在做不光彩的事。住在附近的鄰居王小姐表示:「剛開始知道他們都是有前科的小朋友當然會覺得害怕,怕他們住在這邊會讓治安變差,也會擔心他們做壞事。」但是看了報導之後知道他們都改變了,甚至幫助他人,因此希望他們都能繼續努力,找到自己的路。

除了劇團 更是「家」

不過,僅管再理想,劇團也有現實層面的問題,經費是他們的當務之急。逆風劇團八成的經費用在社會福利,卻因立案為表演藝術組織,而拿不到社會福利的經費,資金來源除了公演收入以外,也找了企業贊助或與公部門合作等等,卻依舊入不敷出。

但三位創辦人們並不因此放棄,不惜掏出自己的資產、向家人借款,也要保護這個劇團。逆風劇團預計於明年成立協會,與政府合作、申請經費。且除劇團外,也計劃以租屋形式,或者以政府閒置空間改造,重劃一個像「家」一般,能容納約二十人的居住空間。成瑋盛眼神堅定地說:「因為是家,再怎麼窮都不會放棄。」

被問到是否有成功引導每位高關懷少年走回正確的道路,「當然也有不願意改變的朋友,我沒辦法勉強他們,但看著他們依然在監獄進進出出,真的很感慨也難過。」成瑋盛皺著眉頭無奈地說道。但自己也是過來人,知道改變並不容易,因此他不會放棄這條路,依然希望自己能夠「拯救」更多孩子。

當然,也有因此走回正途的孩子。成瑋盛欣慰地說,去年逆風劇團引導了十個幫派出來的孩子,但在經歷學習戲劇、與彼此相處,以及演戲的過程後,便有六位少年復學、四位少年找了穩定的工作,使他覺得付出都是有意義的。

「你會後悔那些犯下的錯誤嗎?」成瑋盛一聽到問題便不加思索地回答:「我不會後悔啊!沒有那時候的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也許就沒有機會幫助這些孩子了。」即便自己帶著標籤,他也不後悔曾經荒唐的過往,反而希望能藉由這樣的標籤,更深入孩子的內心,以「過來人」的經驗,引導他們走回正確的道路。

逆風劇團的少年們,過往在家中無法獲得歸屬感,也從未獲得關愛,自從加入逆風劇團後,才真正有被關心的感覺。三位創辦人真實地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家人,牢記少年們的生日一同慶祝、關心時的嘮叨、犯錯時的勸導與責罵⋯⋯,讓少年們頭一次感受到家的溫暖。「就算曾被放棄,但我們聚在一起,就可以從逆風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我們都不要放棄自己!」是逆風劇團成立時的初衷及至今不變的理念。

對彼此來說不是工作夥伴,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圖片提供/逆風劇團 採訪側記

剛開始看到逆風劇團的報導就被他們的故事深深吸引,他們比一般人都還要更勇敢,願意挑戰世俗的眼光和標籤,奮力追尋自己的夢想,努力翻轉自己的生命,除去過去的包袱,在戲劇這個領域發光發熱!採訪完後對他們感到更敬佩之外,也希望自己能夠用更包容的眼光看待每一個人。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