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逆風的10堂課】好事少年回頭,逆風中的開始

逆風劇團是全台灣第一個以高關懷少年組成的劇團,涉足藝術教育、反毒宣導,甚至有掃街、獨居長輩送餐等公益活動;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進而找到歸屬。

「年少無知,叛逆輕狂」

打架一定請人全程錄影回家欣賞過程,甚至把地板上的血跡拍下當做自己的戰績;狂劣的青春歲月、壓制不住的血氣方剛,永遠有發洩不完的情緒和體力,打架鬧事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大拇指被蓋過紅色印泥,是被認證過的社區高關懷高風險青少年」,曾經最討厭提到「夢想」兩字,但現在卻成為夢想的實踐與分享者。

這些全都是屬於我的生命故事。我是成瑋盛,今年23歲,有5年擔任專業社區高關懷青少年的經驗,而現在,投入高關懷青少年藝術教育已經有5年時間。回憶起曾經的年少過往,最感謝的人莫過於當時大同少年輔導組的社工,在那段連自己都放棄自己的日子裡,是社工陪伴我找到勇氣,甚至願意信任我,給予我許多任務與挑戰,並全然相信我能夠完成。

逆風劇團是全台灣第一個以高關懷少年組成的劇團,涉足藝術教育、反毒宣導,甚至有掃街、獨居長輩送餐等公益活動。 圖/逆風劇團提供

「這是我第一次被信任,也在過程中開始意識到自己擁有的各種可能。」

15歲這年,在社工的推薦之下,我報名了「台北市第一屆青少年代表遴選」,面試的一句「我很喜歡打架」,不可思議地讓我順利被錄取。從此,「成瑋盛」三個字不再是出現在少觀所、感化院,而是在台北市政府的會議桌,那一刻,開始了我人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但當時錄取兒少代表的人不是名校學生,就是從小受到良好教育,成為十分了解社會議題並且很有想法的小孩;這些和我同齡的人,有人關注十二年國教、有人關注媒體識讀、有人關注環保議題、弱勢關懷,而我唯一會的,只是怎麼在最快的時間內把別人的鼻樑打歪而已。其實當時心裡更多的是滿滿的自卑。

「就是因為你和他們不一樣,你才有你的影響力」老師的一句話,影響了即將逃跑的我。老師說:「你有你能做到,而他們做不到的事,你能用你的經驗去幫助更多人,為他們發聲。」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可能性。

曾經的我用五根手指握緊拳頭,用暴力溝通,但現在同樣是五根手指,我選擇握緊麥克風。從一位對什麼都莫不關心的年輕人,漸漸找到與社會的連結,並開始投入學生自治、十八歲投票權、社會運動等過去從未涉略的事。我開始深信自己的權益必須要靠自己爭取,「影響」是從自身行動開始發酵的。原來,打開心胸接納舒適圈以外的事物是這麼棒的感覺,「這是屬於我青春的覺醒。」

「逆風劇團」創辦人成瑋盛,今年23歲,投入高關懷青少年藝術教育已經有5年時間。 圖/逆風劇團提供
改變沒有那麼簡單 升上高中後變本加厲

升上高中後,我卻完全拋棄過去曾承諾的一切、訂定的原則、以及許多人以為我已經改變的期望。當時選擇用了比過去更不好的方式,活在墮落與混沌之中,繼續為非作歹,甚至變本加厲,好似只想要享受青春、享受沒有人能阻擋自己的爽快感受。

後來,我親眼目睹身邊稱兄道弟的朋友,一個個失去自由、進入監獄,甚至有人因此結束自己生命。當時最好的朋友先是砍人被判刑,後來持槍殺人,到現在還沒有出來,「少觀所、安置機構、感化院、成人監獄」是他一路的經歷。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這麼渴望自由,做的所有事情卻又讓我們失去自由。」原以為我們是在以自己的方式,爭取青春、對抗世界、享受著不受束縛的生活,但到頭來結局卻全然相反。

永遠不會忘記參與其中一位友人告別式的當天,看著身邊朋友不是剛關出來,就是即將被判刑。當時我的內心在吶喊:「我...想要改變,我想要好好活著」

一個起心動念 「一群人一起完成同一個目標」
成瑋盛(中)創辦「逆風劇團」,旨在讓非行少年透過藝術、公益,在劇團中感受「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進而找到歸屬。 圖/逆風劇團提供

「如果你想要改變,想要完成夢想,歡迎加入我們!」這是當時學校戲劇社朝會時在台上所說的話。就因為這句話,我加入了戲劇社,並利用過去兒少代表時期的經驗,撰寫白色恐怖議題的舞台劇本,與夥伴花了半年時間將這齣戲做好。

演出前我們圍成一個圈,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那是我第一次因為夢想流下眼淚,當年沒有夢想的自己,此刻即將圓夢。演出後我們牽著彼此的手謝幕,台下滿滿的掌聲,謝幕的那一刻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接納、被肯定。

於是,我重新找回自己,甚至找到下一階段全新的人生目標,默默在心裡許下了一個心願:「我想讓曾經和我一樣的孩子也能有機會站上夢想舞台。」

在17歲那年的夏天,一個曾被放棄的少年,撕下標籤,重拾了自我,那一刻也埋下他成立「逆風劇團」的夢想種子。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